生活小妙招网_生活小常识_生活小窍门

生活中能用到的小妙招,
你知道几个呢,快来多学习几个吧!
当前位置:生活小妙招网_生活小常识_生活小窍门 » 安全急救 » 涉疫情合同纠纷的司法应对

涉疫情合同纠纷的司法应对

编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发生以来,影响面广泛,涉及全国各地区、各行业领域乃至世界范围,影响程度深远,涉及交通管制、企业停复工时间管控等。因疫情于春节期间突发且持续时间较长,势必会对当事人履行合同产生影响,由此引发的合同纠纷也将可能陆续涌入法院。作为司法机关,如何准确适用法律审理涉疫情合同纠纷,实值有研究必要。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疫情影响合同履行的法律性质
一、疫情影响与不可抗力分析
关于不可抗力的概念,学说见解分为主观说、客观说、折中说三种学说。折中说认为,即当事人对该客观情况在主观上应不能预见,客观上该客观情况系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民法总则》第180条第2款及《合同法》第117条均规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可见,我国立法上对不可抗力概念规定采折中说。学界一般认为,不可抗力的常见情形,包括自然灾害、社会异常事件、国家(政府)行为等。自然灾害如洪水、旱灾、台风、地震、蝗灾、火山喷发、泥石流等,比较典型的社会异常事件如战争、武装冲突、罢工、骚乱等,而政府或主管部门的行为、检疫限制、法律的颁布实施、政策的出台、国家征用等只要符合不可预见性、不可避免且不能克服则均可归类到属于国家(政府)行为类的不可抗力。非典及本次疫情本身为传染病,无疑系自然灾害,属于不可抗力,而国家政府为防控疫情采取的行政措施系属国家(政府)行为,亦属于不可抗力范畴。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研究室主任臧铁伟在2月10日亦表示,疫情对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当事人来说,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
需要说明的是,不可抗力本身的性质类似于法律事实,因不可抗力适用于案件所产生的法律效果(不可抗力条款)与不可抗力概念本身存在区分。《合同法》第94条规定,“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合同法》第117条第1款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据此,不可抗力运用到个案中所产生的法律效果系民事责任的部分免除或者全部免除,也即适用不可抗力条款所要解决的是系债务人违反合同义务后应否免责的问题,其适用前提为合同义务履行期已届至但债务人延迟履行或履行不能。

涉疫情合同纠纷的司法应对

二、疫情影响与情势变更分析
所谓情势变更原则,是指合同有效成立后,因当事人不可预见的事情的发生,导致合同的基础动摇或丧失,如继续维持合同原有效力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时,则应允许变更合同内容或者解除合同的法理。学界一般认为,情势变更可能是经济的或非经济的,例如物价腾贵,货币贬值,地震发生,战争爆发,流行病蔓延等等。可见,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均为客观情况,也包含自然原因、国家原因、社会原因等,故此次疫情对合同当事人的影响也可能构成情势变更。
我国法上对情势变更的定义首见于合同法解释二第26条,该条规定情势变更指“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因情势变更的类型与不可抗力几乎一致,但前述定义将不可抗力的客观情况排除在情势变更之外,限缩了情势变更的外延,争议颇大。目前起草的《民法典(草案)》已注意到前述问题,该草案在合同编第四章“合同的履行”第533条将情势变更的概念修正为“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
与不可抗力本身的性质类似于法律事实一样,情势变更本身亦类似于法律事实,因情势变更适用于案件所产生的法律效果(情势变更条款)与情势变更的概念本身亦存在区分。合同法解释二第26条规定情势变更适用于个案的法律后果为,“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可见,适用情势变更原则的法律效果系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因变更合同或解除合同造成的损失依照公平原则由双方分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