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妙招网_生活小常识_生活小窍门

生活中能用到的小妙招,
你知道几个呢,快来多学习几个吧!
当前位置:生活小妙招网_生活小常识_生活小窍门 » 安全急救 » 起底瑞幸咖啡:“国货之光”“纳斯达克泥石流”的暴发史

起底瑞幸咖啡:“国货之光”“纳斯达克泥石流”的暴发史

原标题:起底瑞幸咖啡:“国货之光”“纳斯达克泥石流”的暴发史 来源:动点科技

  “薅羊毛资本主义羊毛暖社会主义人心”,背负着“国货之光”“美利坚韭菜收割机”“纳斯达克泥石流”多项“重任”的瑞幸咖啡,从来不缺新闻。而这次,似乎是准备破釜沉舟了:4 月 2 日美股开盘前,瑞幸咖啡自曝 22 亿元财务造假,消息直接导致股价一夜间触发 6 次熔断,收盘时跌幅达 75.57%,最高跌幅超过 80%。

  这家神奇的公司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在全国开了 4500 多家门店,超过了发展 20 年之久的星巴克,创下 18 个月上市神话,成为 2019 年在纳斯达克 IPO 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即便伴随着烧钱、财务堪忧、知名机构做空等多重危机,依然没能挡住它一路高歌猛进。

  如今,自曝带来的连锁反应包括后续可能面临投资人、监管部门的集体诉讼,这些都将可能成为压倒瑞幸咖啡的一根稻草。

  01

  故事小能手资本大宝贝儿

  创业到道路千万条,2C、2B 还是 2VC,很显然,瑞幸选择最后一条捷径,风险再大也抵不过速度快。

  回顾瑞幸咖啡的发展之路,瑞幸咖啡一直都是资本的宠儿,从未缺少融资。在上市之前,瑞幸咖啡一直烧着资本的钱。

  首先是自神州系这一封闭圈子的系列操作。2018 年 4 月,瑞幸宣布获得数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资金来自董事长陆正耀控制的家族公司。

  此后,知名风投开始入局。2018 年 7 月,瑞幸完成了 2 亿 A 轮美元融资,投资方为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君联资本。投后估值 10 亿美元。

  接着,PE 的影子开始现身。2018 年 12 月,瑞幸宣布完成 2 亿美元 B 轮融资,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继续加码,中金公司入局,此轮投后估值 22 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瑞幸咖啡的天使轮、A 轮和 B 轮投资者,很多都与神州租车关联紧密:方大钲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黎辉曾担任华平亚太区总裁,投资神州租车,离开华平后又出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以及战略委员会主席职务。天使轮投资者陆正耀,便是神州租车的创始人和大股东。而参与 A 轮、B 轮的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就是当年主导君联资本投资神州租车的负责人。

  国际资本终于上钩。2019 年 4 月,瑞幸宣布获得 1.5 亿美元新投资,其中贝莱德资本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 1.25 亿美元,投后估值 29 亿美元。

起底瑞幸咖啡:“国货之光”“纳斯达克泥石流”的暴发史

  好了,上市之前的资本囤积暂时完成。我们现在来看看上半场,能和乐视一决高下的瑞幸咖啡,是如何把成功把故事“卖”给投资机构的。

  这一阶段,瑞幸描绘了一个“大国蓝海”的广阔图景:14 亿中国人,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崛起的中产,远低于欧美国家的人均咖啡消耗量、星巴克耕耘 20 年未拿下的宝库……这是一个多美好的前景,仿佛在赤裸裸对资本宣告:人多钱多,不来是傻子。

  配合着这段时间疯狂的线下扩张(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22 个城市运营 2073 家咖啡门店)和早期投资人不遗余力的站台背书,这个美好故事可信度大大加强。瑞幸还不忘加把火:“2019 年总门店数将超过 4500 家,同时在在门店与杯量方面超过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终于,冲向 IPO 的火箭被点燃了。

  2019 年 5 月 17 日晚,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融资规模达 6.95 亿美元,成为当年在纳斯达克 IPO 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

  在上市之后,瑞幸更是一路高歌。这个阶段,瑞幸又一次展现其超人的故事能力,“消费升级”、“中国速度”的故事还不够性感?别急,我们来加点料:

  2020 年 1 月 8 日,瑞幸咖啡发布智能无人零售战略,推出无人咖啡机“瑞即购”和无人售卖机“瑞划算”,将覆盖办公室、校园、机场、车站、加油站、高速公路服务区和社区等各个场所。

起底瑞幸咖啡:“国货之光”“纳斯达克泥石流”的暴发史

  机器人性不性感?无人零售前不前卫?

  一系列操作弄得资本神魂颠倒,纷纷大喊:“闭嘴,给钱!”

  1 月 8 日,瑞幸申请后续发行 1200 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与此同时,瑞幸咖啡还宣布将发行 4 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两项合计将为瑞幸提供超过 11 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根据 Wind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末,共有 158 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瑞幸咖啡股票,持股总数达 4.6 亿股,而在 2019 年 3 季度末这个数据还停留在 94 家,持股总数也只有为 3 亿股。

  超过千万股瑞幸咖啡股票持有者的名单中,既有美国银行、瑞银这样的国际知名投行,也不乏 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全球资本研究投资者基金)、孤松资本这样的著名对冲基金。

  02

  亏损王者财务美颜达人

  瑞幸烧起钱来和它发优惠?的模样一样令人害怕,像个冰冷的机器。不过,凭借其对财报的一些列“美颜”,对这种“东方神奇力量”不甚熟悉华尔街的大佬们竟然也忽略了端倪。

  招股书显示,瑞幸 2018 年净亏损 16.2 亿元;2019 年第一季度,净亏损 5.5 亿元,第二季度净亏损为 6.8 亿元,第三季度净亏损 5.3 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试运营之前的 2017 年,瑞幸咖啡净亏损 5637 万元。

  也就是说,短短两年多的时间,瑞幸已经亏损超过 34 亿元,这还是官方公布的数据,不包过 2109 年四季度的统计。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指标是,收入与现金流的比例。一般的 2C 的企业,营收增长的同时,现金流也会成比例的增长,但是从瑞幸咖啡营收与现金流的增速来看,显然不合常理。

  2019 年 Q1 至 Q3,瑞幸单季度营收分别实现 4.8 亿元、9.1 亿元以及 15.4 亿元,分别同比上升 90%以及 69%。瑞幸的经营现金流分别净流出 6.28 亿元、3.75 亿元以及 1.23 亿元。特别是第二季度,营收与现金流的增速显然差距明显。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瑞幸并不是一家“一般的 2C 的企业”。

  另外,关于“盈利”的认知,瑞幸也和“一般的 2C 的企业”不太一样:瑞幸咖啡一直对外宣传的一个指标是门店盈利,计算方法是从产品净收入中扣除材料成本、门店租金和其他运营成本以及折旧费用。

  看起来很合理是不是?但一个关键数据被忽略了,那就是营销成本。这个数据有多关键呢?从其公布的成本占比来看,2019Q2 以来,营销费用一直维持在 25%左右。一杯咖啡中,1/4 的收入是营销成本,抛出 30%左右的材料费用,很容易得出卖一杯亏一杯的事实。结果瑞幸通过的“美颜”术语,改头换面成了“盈利”。